还我本来面目——如何接纳自我和欣赏生命

      发表时间: 2010年 09月 02日

    在过去许多演讲和研习营中,我们两人一再强调,每一个人从小到大都受过伤,有些人会很不以为然地反驳说:“我从小到大,父母亲非常疼我,大家对我呵护备至,生活环境也很优渥,我怎么会有创伤?”他们若不是否认自己有创伤,就是对自己毫无所知;其中有些人对于拥抱创伤的说法,更是嗤之以鼻。
   创伤是以“小孩意识”为出发点

     我们这里所说的创伤,并不是从大人的角度出发。以大人的角度来看,创伤可能是在肉体上被人实实在在地砍一刀或是遭到别人的毒打,也可能是在心理上因另一半感情的背叛,或是心爱的人遭逢变故身亡。诸如此类的经验,才被大人称为创伤。
    以小孩的意识来看,创伤可不是大人想的那回事,小孩以为的创伤可能是微不足道,甚至不值一提的小事。例如:母亲只是因为忙碌无暇照顾哭闹的孩子,母亲转过身去的这个动作,都可能让孩子觉得自己对母亲的爱遭到拒绝而受到创伤。
我自己本身,就是个很容易受伤的孩子。记得我母亲曾告诉我,在我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,父亲拿了一杯水给我,喝完了水,我把水杯交还给父亲,原本我希望父亲吧水杯放回水壶旁边,但父亲并没有这么做,他只是随手将杯子放在一旁,这个动作让我觉得很受伤。小时候我可能很渴望父亲的爱,希望能得到父亲的注意力,父亲当时的举动,让我觉得他心不在焉,没有重视我的需要。为了水杯放置的位子,母亲说我整整哭了三个小时。同样的情形换到其他孩子身上,可能根本不会在意。
      为什么我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伤害?当时的我又怎么会因为自己没有受到重视而觉得受伤?这就和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有关。
    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其实是为了我们生生世世所累积的课题而来,这是我们的任务。所谓的课题是指我们这一生必须学习的功课,只有生而为人才有机会和福气来面对并解决这些课题。
     要解决这些课题,我们必须摊开来面对它。而这些课题都变成了我们生活中的痛苦,困境和障碍,不断提醒我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。用什么方式来提醒我们呢?就是用创伤的方式重复地制造路标和路障,让我们意识到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,提醒我们不要盲目地继续向前,要及时回头,回到我们的自性本体,重新找回自我。
     当然,创伤有轻有重,早期出现的通常是小创伤,若不加理会,时日一久,正如银行贷款的利息会越加越多,小创伤也会像滚雪球般地变成大创伤。小创伤像高速公路上出现的路标和警语,让我们自觉身处异地而能及早回头,然而,我们若不理会路标的指引而继续往前开,用来提醒我们走回头路的不是不痛不痒的路标,而是实实在在的路障,让我们非将车头转个方向不可,这路障往往就是令人痛苦万分的大创伤了。

上一遍文章: 5招克服妒忌心 勿与别人长处比

下一遍文章:

友情链接

心理测评系统_信息发布平台   信息发布平台管理后台